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(b0002058陳彥豪)

向下

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(b0002058陳彥豪)

發表  x89036000 于 周一 6月 18, 2012 12:52 pm

首句蘇軾以「十年生死兩茫茫」,奠定的全詩淒涼的主調。王氏亡去到今日已經十年了,但歲月的流逝、生活的變遷絲毫沒有沖淡詩人對亡妻的深情。「兩」點出作者與王氏儘管陰陽兩隔,卻互相思念,「茫茫」說的不僅是時間、空間,更呈現兩人不能相聚,作者情感上的一種空寂悽涼。「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」,妻子墳墓在眉州,詞人卻客居山東,兩地之遙,將兩人隔離。作者上片以實寫虛,將生者、亡者的淒涼孤苦描繪到極點。
下片作者以自己的夢為開頭,寫自己倏忽訪鄉。入夢看似輕快,內心的情感卻十分沉重,「小軒窗,正梳妝」看似夢中之景,卻也是過往亡妻仍在時兩人日常的互動。「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」,無言勝過有言,兩心相印,萬千思緒寄託其中。末尾又化從夢中拉回現實,重陷生死兩隔的哀嘆。
整體詞中以實寫虛,以虛映實,藉入夢、夢醒深化死別相思之苦,全詞淒婉哀嘆,出語悲苦。以平常語出,卻引人共鳴。

x89036000

文章數 : 5
注冊日期 : 2012-06-18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